人民日报为什么要整版介绍江苏泰兴环保经验?
发布时间:2016-11-10[字号:] [关闭窗口]
  “环保不容易,是瓷器。”这是江苏一位地市环保局长的感叹。其实,不单是管环保的人如履薄冰,媒体介绍环保经验时也会瞻前顾后——环保到底有没有效果?成功经验有普适性吗?但《人民日报》在99,用一个整版,来介绍江苏泰兴的环保经验。

泰兴处在长江边,是苏中的一个县级小城,论经济发展水平,不及苏南;论生态资源禀赋,至今没有5A级旅游景区。《人民日报》竟用了7000字的长文来讲泰兴环保故事,虽然有些奇怪,但这其中的原因值得说说。

为全国环保展示经验

生态保护已经成为党中央国务院持续关注的焦点。在青海,习近平总书记指出,生态环境保护“一定要算大账、算长远账、算整体账、算综合账”;在黑龙江调研,习近平要求保护生态,留一张“白纸”;在重庆,习近平强调,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,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,共抓大保护,不搞大开发。……

 

江苏对生态文明建设也很重视。“江苏经济总量大,人口密度高,生态压力一直较大,污染治理任务十分繁重,生态环境问题仍然是江苏发展的突出短板。尽管近年来江苏生态文明建设取得了很大进步,但资源匮乏、环境脆弱的状况并未根本改变。”这是20168月,江苏省委常委会上的共识。

现实紧迫,方向明确,化解生态危机已是当务之急,但对各省市而言,仍然有顾虑有徘徊:抓环保,还要不要经济?严格执法,是否是一味关停问题企业?靠环保部门,能解决问题吗?……

泰兴濒临长江,以化工起家,也因化工污染成为百姓眼中的众矢之的。它的污染一度有多严重呢?“东西南北中,处处搞化工。”《人民日报》中的这10个字背后:化工产业让泰兴的河流变得“五彩缤纷”,空气变得“五味杂陈”;让群众举报投诉不断,泰兴环境信访量一度居江苏各县市前列;更是让原分管环保的副市长两度被省环保厅约谈,环保局长遭老百姓当面呛声……问题不可谓不严重,但泰兴的治理成效却十分显著:3年铁腕治污,化工城跻身“国家级生态市”,环境信访总量大幅下降;取缔关闭112家污染严重的化工企业,经济发展并未一蹶不振;曾被百姓认为守土不尽责而骂为“坏保局”的泰兴市环保局,捧回了江苏省环保系统先进集体、泰兴市“十佳人民满意机关”等奖牌,其执法经验被环保部发文点赞,成为全国环保系统的“尖子生”。

泰兴经验先进在哪儿?

既然是讲经验,就要有干货。泰兴经验究竟牛在哪儿?

一是领导真重视,各部门都参与,合力保护环境。泰兴环保成绩的取得,不是环保局、环保公益组织等个别部门能实现的。仅从一个县区来说,就有党政领导的一贯支持,环保局和老百姓的共同监督,乡镇及公检法等多部门的配合,才能让违法企业依法生产。

相比部分区县领导在抓环保和发展经济之间的摇摆不定,泰兴市委市政府顶环保可是“真刀真枪”。“2014年,时任泰兴市市长的张育林在全市压缩人员编制的情况下,仍给泰兴市环保局增加了10个名额;同时,泰兴市财政每年安排不少于1200万元的节能减排专项资金;泰兴经济开发区也投资约1200万元,建成大气预警系统,实时监控园区企业废气排放。”张育林直接表态:“你(泰兴市环保局局长吴小平)要人我给编制,要钱财政拨款,但我们要的环境,你也要给我。”

二是泰兴的铁腕执法不是简单粗暴地一关了事。一说起严执法、铁腕治污,很多人认为就要对违法企业拼命罚款、一键关停。但泰兴的执法过程却是区别对待,该关停的坚决关停,能整改达标的则竭力引导帮助企业整改达标。化工有污染,但只要工艺达标,防护距离到位,风险总体可控。同时,泰兴的严执法,严在一视同仁,不设禁区,不搞特区。

在一些地方,环保执法是“开发区不敢查、重点保护企业不敢查、领导不点头不敢查”,而在泰兴是一视同仁。

新浦化学(泰兴)有限公司是新加坡新浦化学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,是泰兴经济开发区的龙头企业。20131月,厂区内的高浓度废液意外泄漏到厂外,泰兴市环保局直接让企业停产整改,整改完成才恢复生产,导致企业损失4亿元,也因此波及整个园区内的产业链,带来的直接影响就是2013年一季度泰兴市工业经济指标任务没有完成。

三是抓环保要趁早,要咬定青山不放松。泰兴市从2013年铁腕治污,2015年获评全国生态市。正是因为抓得早,在多地都忙于应付“环保钦差”——中央环保督察组,以及国家断面水质考核时,泰兴却成为了环保部发文全国学习的先进典型。所以,泰兴的经验是早抓比晚抓好,毕竟有时间让企业、地方缓冲。否则,真到了越过环保红线,地方遭遇环保一刀切时,转型就更痛苦了。此外,早出门,也要多干事。泰兴市的环保成绩,是一步一步挣的——20137月至今,夜查制度从未间断,这样的执着,才让企业不敢唯利是图,肆意排污。

是不是真抓真干,不是泰兴市环保局自己说了算,老百姓们都看在眼里,记在心里。泰兴市滨江实验学校教师徐锁不仅只是在网上发帖反映环境问题,还经常在清晨、中午、晚间、午夜拨打举报电话。他曾几次故意躲藏在暗处,观察执法人员是否真到现场查处。他看到的是,环保执法人员都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。2013年暑期,泰兴市环保局“零门槛”面向全社会招聘义务监督员,徐锁欣然报名,“义务监督员都是我这样的‘活跃分子’”。群众的眼睛,见证了泰兴环保走过的路。

如今,泰兴在关停112家化工企业后,2016年上半年,经济增幅仍在江苏省42个县市中排名第一,用实践证明了保生态和抓经济并不矛盾。

鼓励徘徊者迈开步子

除了推介经验,鼓励各方关注和支持泰兴市环保工作,也是这篇文章的价值所在。

泰兴市环保局掀起的这场环保风暴,从20137月至今,已超过3年,这期间取得了成绩,也还存在很多问题。有的参与者因为这场“对抗赛”旷日持久,心生懈怠;也有人看到现实成绩,犹豫是否还要继续;也有人因为做了许多工作,仍不被群众理解,内心失落……。所以,这一篇报道,也是为了让公众认可他们的成绩,让他们统一思想,继续前行。

让无力者有力,让悲观者前行。这篇文章对泰兴之外的徘徊者,也有积极意义。泰兴曾是“差等生”,一度让本地老百姓投诉的,就是“东西南北中,处处是化工”,而让外界熟知的,也是1.6亿元的泰兴“天价”环境污染赔偿案。这样一座有“前科”的化工城,竟然成了典型?但反过来看,泰兴化工围城,但它已经关停了112家化工企业;对于污染环境,污染长江的企业,违法者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。过而能改,善莫大焉。所以,其他城市不要站着看,更要开始干——一个“差等生”都成典型,又有什么理由继续观望徘徊呢?何况它的经济发展,并没有因为保护环境遭受重创,反而在增长。

《人民日报》的报道,是动力也是压力。2015829日,《人民日报》发布新闻《“模范”滑坡,一样要鞭策》,报道了26家企业存在严重环境问题,环保模范城无锡市被环保部约谈,如今,绿色化发展已经写入无锡市委全会的报告中,成为无锡发展的指针。同样,泰兴的生态保护也只能说目前站上了一个新台阶,但高台阶的后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环球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
附件:
预览

[ 返回顶部 ] [ 打印本页 ] [ 关闭本页 ]